最新证言!希尔德的伤不是德普而是跟埃隆·马斯克过夜后被打!

约翰尼·德普诉《太阳报》家暴诽谤案现在进入第二周,7月13日举行了第五次庭审,约翰尼·德普方面提供了一份重量级证词,德普所居住的洛杉矶顶层公寓工作人员通过视频连线,告诉伦敦高等法院,在特斯拉创始人埃隆·马斯克和艾梅柏·希尔德过夜后,希尔德身上才出现伤痕。之前她身上没有看到任何受伤痕迹。

德普被指控在2016年5月21日用自己的手机打了希尔德,致使她脸部受伤。德普所住公寓大楼的前台主管崔妮蒂·埃斯帕扎(Trinity Esparza)在当天通过视频连线方式作证说,她三天后见到希尔德时,“没有看到希尔德脸上有任何明显的伤痕”。她说,她第一次在希尔德脸上看到伤痕是在5月27日,就是希尔德申请对德普禁制令的当天,她说当时还为此感到“不安”。

崔妮蒂·埃斯帕扎说,接下来的一周,大楼里的另一位居民发现了一张礼品卡——她说是从一株大的植物中掉出来的,寄给希尔德女士的——上面写着:“我和你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周末。E。”

然后在2016年6月或7月的一天,她才看到“希尔德身上有许多伤痕——包括脖子上的瘀伤、手臂上的膏药以及左眼下方的一个伤痕”,而当时马斯克大清早刚离开大楼,看上去“就像刚起床,头发凌乱。”

埃斯帕扎表示,自己担任前台主管已有6年左右的时间,一年多来“经常亲自与希尔德见面和互动”。她说她“在5月23日、5月24日和5月25日看到了一张清晰而无标记的脸,并与她进行了互动。”(注:5月21日事件当天她没在。)

《太阳报》辩护律师萨沙·沃斯对埃斯帕扎提出质疑,称:“你在当时见过她,但你没有注意到,这才准确吧?”对此埃斯帕扎清楚的回答说:“这不准确,我看得很清楚。”

埃斯帕扎女士说,她在5月23日穿过大厅时见到了希尔德女士。“我们打招呼时,我直视着她的脸,没有看到她脸上有任何明显的伤痕。”然后5月24日,她“又一次近距离接触了希尔德女士”“我再一次没有看到她脸上有任何明显的伤痕。”

她补充说,第二天她又见到了希尔德女士,“没有看到她脸上或身上有任何瘀伤、割伤、肿胀、红色痕迹或任何其他伤害。”

埃斯帕扎说,她随后在5月27日见到了希尔德,当时她“脸上带着悲伤的表情”向她走来。“那一周第一次,她眼睛下面有一个红色的标记。”

“那天晚些时候或第二天早上,我看到媒体报道说,希尔德女士因涉嫌5月21日事件而受到家暴,因此获得了对德普先生的限制令。”

“在看到新闻报道、希尔德女士被殴打的脸和家暴的指控后,我感到不安。”她说,因为她知道“德普先生5月21日离开,至今还没有回来。”

埃斯帕扎表示,她当时重新回忆了前几天的记忆,“当时我确信,媒体上的报道并不属实。”

她说自己“看到了一段视频,这段视频让我对希尔德的指控更加怀疑”——这段视频是5月24日,在两人和他们的朋友“都笑得前仰后合”之前,希尔德的妹妹惠特尼显然“对着明显没有标记的希尔德的脸打了一拳。”

然后她还谈到了马斯克在德普公寓中过夜,埃斯帕扎说:“在6月底或7月初的那个早晨,埃隆·马斯克从唯一一部去顶层公寓的电梯上下来,让我把他送到车库。”“当时是早上9点左右,他看起来像是刚起床,头发凌乱。”

她补充说,她不认识马斯克,但一位居民告诉她马斯克是谁,称他为“英雄”。埃斯帕拉扎称,她的同事一名门房亚历杭德罗·罗梅罗(Alejandro Romero)告诉她,他曾观察到马斯克“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多次”拜访过希尔德女士。

她补充说,那天晚些时候,希尔德女士来了,说她丢了钥匙。埃斯帕扎女士说:“当我们站在一起的时候,我可以看到希德女士身上的一些痕迹。”

“她脖子左侧有三处小圆瘀伤,手臂上有两个创可贴。赫德女士的左脸颊也有一个模糊的标记,在她的眼睛下面。”(文/东齐)

Leave a Comment